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全知全能者 > 第245章 欲窮千里目


        “怎么,一共六粒,你自己吃了五粒,剩下的一?偹闶窍肫馂閹熈?”對面年輕人笑吟吟地說道,卻是順手接過了木盒,并打開。

        木盒中的藥劑,在上午并不熱烈的陽光中,靜靜地躺置在那里,看不出半點出奇之處。

        硬要說出奇,也就在于它的質感吧,看起來像是水或霧的凝合,而不像是“正常藥劑”該有的那種物質凝實。

        看著這藥劑,年輕人臉上露出凝重。

        一個老人看著一片樹葉,總能引發比小孩更多的感慨或發現。同樣,對著這個藥劑,身為天階的年輕人,無疑是比徐亦山看出了更多的東西。

        徐亦山其實什么也沒看出來,他只是服用而已。

        然而,此時,在年輕人的眼中,這粒從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藥劑,內里,卻是靈氣流轉,云蒸霞蔚。

        簡單來說,這粒藥劑,是“活”的。

        若他判斷無誤,這藥劑,根本就不會有什么“過期”的問題,因為它完全自成一體,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回環。

        這是一個多么令人驚悚的事實!

        因為這種回環,只有圣地才會有!

        或者,把圣地里的靈境凝縮了,凝縮成這么小的一個形狀,那它的情況,應該就和這粒藥劑里的情況差不多!

        不會一樣,但絕對會有某種本質上的相似!

        在年輕人眼中,就這一粒藥劑,其實,就已經刻上了一個“圣”字。

        而若非圣階中人,只可觀之,不可解之。

        哪怕是他,也不例外。

        從這粒藥劑上,他確實會比弟子徐亦山有更多的發現,但那種更多,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與兩滴水的區別。

        ——對大海來說,一滴也好,兩滴也好,乃至更多,又有什么區別呢?

        天階又如何,天階也不過是滄海之一粟而已!

        徐亦山不知道的是,其師尊此時心中,感慨之多,簡直無以計量。

        只因為徐亦山剛才一路所述,令他驚異乃至震驚之處,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年輕人對徐亦山說過他對圣階所知不多,這是謙辭么?

        是,也不是。

        說不是,是因為他對圣階、圣地其實了解相當多。

        說是,是因為沒到那個層次,再怎么所謂的了解多,也都只是霧里看花而已。

        如果他有圣階的老師或嫡親長輩,對方或許會將圣階的一些較為核心的情況對他講述,就如他把天階的一些關鍵說給弟子徐亦山聽一樣。

        但很遺憾,他沒有那樣的老師或嫡親長輩。

        也所以,他的一切對于圣階的了解,都只是止于“遠觀”+“猜測”而已。

        這種判斷肯定不全面、不可靠,而且必然與實際相差極大!

        關于這一點,不用說年輕人也知道,但他是真沒有想到,此刻應該在安南的那一位,其輕描淡寫甚至漫不經心之間,所表現出來的種種威能,就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心神震蕩!

        小凝氣散乃至凝氣散的事不說。

        就說其它。

        那位說,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只要徐亦山寫在紙上,焚之,然后他就知道了。

        徐亦山這娃子不以為異,只將之簡單地歸諸于圣階神通。

        但年輕人從自身角度出發,才知道這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怖的事情!

        那位現在是在安南。

        但其不可能一直在安南,而以圣階之身,就如之前他對徐亦山說的那樣,今天還在南洲,明天就到北洲了也說不定,就算有什么事需要一直待在南洲,那也完全可以今天去明天返!

        南洲北洲只是簡單一說,其實圣階之蹤跡,完全可以說是飄忽不定地游走于這整個人間界!

        不限于哪一洲。

        更不限于哪一塊大陸!

        浩浩蕩蕩不知多少萬里計的汪洋,對他們來說也只是小小池塘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不管身在何地,一紙焚之,然后立知?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神通?

        哪怕單純只是稍稍地想象一下,年輕人都覺得毛骨悚然。

        而對方知道之后,又是怎么告知徐亦山的呢?

        這一點,徐亦山已經有過體會了。

        做夢!

        對方以這種方式第一次告訴他的事,就是讓他制作一種特別的紙,以和別的紙區別開來。

        做夢,這又是一件徐亦山覺得尋常而年輕人覺得恐怖的事情。

        徐亦山其實也未必覺得尋常,但介于對方圣尊的身份,本能地覺得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

        但作為天階中人,年輕人太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了!

        天階第一境,名為神魂境。

        而他就是神魂境的層次。

        晉入了這個層次之后,面對的就不再是身體方面的修煉,而更多地開始偏向于心、意、識、神。

        讓別人“做夢”,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可以隨便侵入對方的神識!

        徐亦山這傻子對這種情況一無所知,而年輕人想到這種情況,卻簡直都要爆炸了。

        對方能隨意地侵入徐亦山的神識,想侵入他神識的話,估計也不是什么難事,而事實上這根本就意味著,對方只要有心的話,只需一念之間,就能將他徹底瓦解!

        如果這都不恐怖,那還有什么算得上恐怖?

        然而,還真有!

        借著對方之力,徐亦山一指之下,讓那個瀾水宗的女修徹底煉形大成!

        看起來這就像是小凝氣散或凝氣散的功效,似乎有點“不值一提”。

        但年輕人卻知道,差別大了!

        瞬間成就!

        按徐亦山所說,從他點出那一指,到收回,到對面徹底完成蛻變,也就是短短數息之間的事情。

        關鍵就在這時間!

        而這種短到極限的時間,在年輕人看來,只意味著一件事!

        意味著對方已經可以扭轉造化!

        而且不是一點點的扭轉,是相當大程度的一種扭轉!

        瞬間,可以煉形大成,那么,瞬間,煉形之前的那幾個層次,是不是也可以大成呢?

        這完全是不存在任何疑問的事情!

        也就是說,只要對方愿意,瞬息之間,就能讓一個才剛剛步入修行之途的小童,凝氣大成,通脈大成,開竅大成,引氣大成,煉形大成。

        這還只是涉及到煉形。

        煉形之后的層次呢?

        年輕人真的有點不太敢想,同時也感到極度的不可思議。

        這要不是他的弟子對他說的這話,他真的是不會也不敢相信的!

        圣階的神通,真的就大到了這種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至少,徐亦山所說的這些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其中所涉及的神通,俱都是他連一點點的邊際都窺及不到的!

        然而,更恐怖的事,還有。

        那個青云之路的“話本”!

        那個話本里,對那個“通天樹”的描述。

        都不說對樹的具體描述了,只說這個名字!就這個名字,就讓年輕人神魂俱震!

        通天樹!

        這里的“天”,肯定不是指天階!

        對于這一點,年輕人可以打一百萬個包票!

        而如果不是指天階,那又指的是什么?

        其實,答案只有一個,甚至都不需要任何思索。

        而就是那個唯一的答案,讓年輕人徹底地神魂蕩漾,不能自已。

        那位存在,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圣尊!

        想到這里,年輕人都有點想笑,那種心神有點失守之后的不知所謂的笑。

        什么時候,圣尊都能用普通和不普通這種形容了?

        但那一位,卻真的是“不普通”!

        也許,對那一位來說,也只是差了一步,小小的一步。

        一步之后,對方就不再是“圣尊”!

        那是什么層次?

        年輕人不知道。

        “一萬八千年前,我和另一個人,合力所栽!

        此際,年輕人的神識中,久久地回蕩著徐亦山轉述的青云之路里的這句話。

        一萬八千年的光陰過去。

        除了這位先生之外。

        那“另一個人”,是在何處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