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復興大明 > 第025章 女兒心思


        河間府,和紫禁城的爭論不休相比,這里相對要簡單得多,楊鴻章負責軍事,向思問負責民政,文武殊途或者說各自相安無事。這也要得益于向思問的經歷以及河間的失而復得讓向思問對于楊鴻章的倚重搜導致的。

        向思問在經理最初兩天的興奮之后漸漸冷靜下來。一封天花亂墜的奏章確實可以讓他咸魚翻身。但是現在他需要考慮一個問題,楊鴻章的這些人到底能不能守住河間。守住了他向思問水漲船高,下半輩子富貴不可言。但如果守不住,清軍為了報復,怕是城內官員無一能夠幸免。

        “爹爹,你已經連續兩天沒休息了!本驮谙蛩紗栕笥覟殡y的時候,書房里想起一個輕柔的聲音,向思問抬頭看了一眼,正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向云芳。若是楊鴻章在這里,估計就該迷糊了,因為眼前這位楚楚動人的女孩兒,竟然是向思問的女兒。原來這些天自從清軍攻城之后就女扮男裝,也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向思問也正是為了這個寶貝女兒,關鍵時候舍棄了文人的氣節化妝城百姓帶著女兒混入百姓當中企圖逃離河間,結果運氣不好被清軍俘虜。當然他們也是幸運的,還沒出很賤地界就被楊鴻章等人解救了。

        “芳兒,你怎么來了,還恢復了女兒裝,要是被人發現了可怎么辦?你不是說那個楊鴻章手下個個兇神惡煞的,萬一……萬一……”向思問雖然借助楊鴻章順利回到河間,但對于楊鴻章并不知根知底。尤其是張虎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數的啊。當然向思問更加擔心的是自己的女兒身份暴露之后萬一河間城再次陷落,女兒可就是要遭殃了。

        “嘻嘻,那個傻子這幾天應該沒工夫來這里。孩兒剛才可是剛從南城門回來,那家伙正在指導民夫扎什么竹筋呢,看起來很忙的樣子!毕蛟品记纹さ卣UQ蹖⒆约簻蕚浜玫纳徸痈f了過來。

        “芳兒,楊將軍英勇善戰,高陽城外更是花樣百出,讓建奴防不勝防,以前你還因此夸獎過他好幾次,怎么今就成了傻子了?”向思問有點不解的問道。

        “嘻嘻,他若不是傻子,孩兒女扮男裝每天在他面前轉悠他都發現不了。昨天,昨天他還讓孩兒幫忙往那什么水泥里面加水。還要孩兒將鞋子脫了說是用腳攪拌攪拌……爹爹您說他是不是傻子?用腳攪拌能將水泥攪拌均勻了?”

        “……”望著女兒臉上天真的笑容,向思問只能感嘆少年人心性真是不知愁滋味啊。突然一種奇怪的想法從向思問心里冒出來,然后他又認真地端詳著自己這個寶貝女兒,良久開口問道:“芳兒,楊鴻章這個人怎么樣?”

        “嗯,打仗挺勇敢的,而且想法千奇百怪。這可能和他曾經被海盜劫掠然后帶著人拼命有關系吧。那些千奇百怪的想法想必是跟西洋人學的。咦,爹爹你問這個干什么?”向云

        芳看著爹爹嚴肅的臉突然沒來由的臉一紅,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哦,沒什么,沒什么,就是隨便問問。爹爹倒是覺得這個年輕人不簡單,雖然他家祖輩是商人,但是他大兄卻能中進士,二兄確實個武夫,到了他這里先是考取了秀才,現在卻成了一個帶兵打仗的將軍。算是文武雙全呢還是文不成武不就?”

        “爹爹,文不成武不就怎么可能帶著幾十個家奴從三四百紅毛鬼子手中搶奪海船,還縱橫幾萬里穿越海盜們的重重封鎖?怎么可能將建奴打得抱頭鼠竄?哼,若不是那可惡的張采來頭作梗,說不定他早就中進士了。不過中了進士說不得大明就少了一位少年將軍!”

        “嗯,那就應該是文武雙全了。這樣一個年輕有為的少年人配我家芳兒真是剛剛好。只是可惜好像聽說那個姓夏的妹妹跟他有婚約啊?上О,可惜了……”向思問一邊仔細端詳手中的蓮子羹一邊嘆息。

        “爹爹,你又欺負人!不理你了,我去幫忙修工事了!毕蛟品家姷阶约旱牡秸f越不像話,急得連連跺腳,紅著臉急匆匆跑了出去。

        “哈哈哈……爹爹也只是隨便說說,你心虛什么啊,哈哈……莫不是我家寶貝動了凡心了啊……”看著女兒出去,向思問心中卻是很復雜,記得女兒小時候曾經有有一位云游的道士曾經在夫人帶著女兒外出的時候就對夫人說此女貴不可言,奈何命硬恐怕會妨礙除了父親外的其他親人,需要特別強硬的男人才能駕馭。那時候向思問中進士得官、結婚、生女,正是人生得意之時哪里肯相信這些江湖術士的胡言亂語。然后沒幾年自己的夫人莫名的怪病沒了,然后是續弦、納妾,接連三次都是生產的時候母子雙亡!這才讓向思問想起道士說的那句話,此女未出嫁之前不能繼續續弦、納妾了。

        向思問這幾天都在認真觀察楊鴻章,尤其是聽了楊鴻章在海上的那段故事總覺得這就是自己女婿。這個世上怕是沒有人比他的命硬了。然而讓他難過的是這位出色的年輕人卷早就有了婚約,想來也是正常,這個年紀就算普通人家的孩子也早該結婚了。向思問自問自己乃是堂堂進士出身,現在官居四品,女兒聰慧美麗給你做妾似乎心有不甘。更何況正室只是一個商人之女?磥碜⒍ㄟ@對年輕人是沒有緣分啊,緣分啊……

        向云芳出了父親的書房并沒有和她所說的那樣去城墻上幫忙,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發呆。剛才父親剪短的幾句話卻無意間波動了她的心弦。她今年已經十五歲,過了年就是十六,從十幾歲開始,當同齡人一個個面臨婚嫁的時候,向云芳被父親告知了那個道士的說法,她當然不愿意相信。但是從父親不敢輕易將塔許人就能看出來,父親經過連續的家庭變故之后也開始相信命運了。

        作為一個花季少女,她也到了

        青春懵懂的年紀,剛開始的時候對楊鴻章并不在意,只是因為他率兵解救了自己的父親和自己以及很多的河間百姓,但是在高陽幾日相處下來,她發現了楊鴻章這個人的不同之處,沒有一般文人秀才的酸腐,也沒有一般山野村夫的粗魯。

        還有到了河間之后在軍事方面表現出來的才華讓向云芳有點著迷。不過那也只是少女對于英雄的那種仰慕與好奇。和男女之間的感情還聯系不到一塊。

        只是父親突然這么直接的問起這種事情,向云芳一時間陷入了沉思。是啊,自己確實到了婚嫁的年紀,而這位年輕的楊將軍確實是一個好人選,至少比起以前父親的那些同僚家中的公子哥要強不少,那些人不是被酒色掏空了的紈绔大少,就是一些無病呻吟的酸腐文人,自然沒楊鴻章這樣灑脫。

        真要仔細評價起來,楊鴻章人怎么樣?嗯,好像挺好的,只是他那個家丁楊勝挺討人厭的。經常擠兌自己的父親,要是等自己嫁過去做了他的女主人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讓他乖乖滴給自己和父親道歉。呸,呸,自己怎么想到要收拾他了,還要做女主人。真是不知羞……

        可是,父親好像很認真的昂子,難道他是這么想的?所謂父命難為,真的要嫁給他媽?爹爹說他可是那那個夏冬偉的妹妹有婚約,如果是那樣,自然是不行了,她當然知道父親也不可能讓女兒給人做妾,要知道父親可是四品的知府!可是如果讓那家伙為了自己而悔婚,那家伙會愿意嗎?如果那樣做了,那夏家小姐豈不是很傷心?

        向云芳想著想著臉早就紅了,紅了又白,白了又紅,來來去去在腦海中播放自從與楊鴻章認識以來的畫面,最終只是懊惱地搖搖頭,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怎么了,反正好像有點不開心了!或許真的該去城墻上看看那個傻瓜!如果他能夠發現自己女扮男裝該多好?到時候他會不會主動接近自己照顧自己,那樣自己作為一個女孩海爾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會不會動搖?

        楊鴻章站在河間南門城墻上一個勁的打噴嚏,最近記掛他的人很多,紫禁城滿朝的文武,  清軍睿親王多爾袞,右路軍大        小幾萬人都在惦記著他,還有就是河間城內的老百姓們。他們對于這位新來的將軍用區區兩千人趕走清軍紛紛都覺得不可思議。而現在又組織民壯在城墻外搗鼓那些亂七八糟的墩子,據說在高陽的時候就是依靠這些東西擊敗了清軍的多次圍攻,真是新鮮。

        看著逐漸成規模的水泥墩子,楊鴻章在心中暗自祈禱,清軍晚幾天來,一定要晚點來啊,尤其是多爾袞。他已經讓楊勝再次去滄州的海船上搬運火槍大跑了。只要堅持到楊勝歸來,楊鴻章相信一定能給清軍一個大大的驚喜。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