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劍公子 > 第22章 主薄之子


        陵陽君笑了下,道:“怎么欺詐?地在那里,房子也在那里,他還能連夜搬走不成?這是我齊國的地盤,諒他也沒這個膽子!”

        莫管家點了點頭,道:“這個秦國公子不簡單哪!”

        陵陽君點了點頭,道:“沒錯,不管他成與不成,不可否認,他是個人才,有魄力,很果敢,光這份膽識,就不是朔華大街上其他那些質子所能相比的,就連平時那個有著朔華小魔王之稱的楚三敢,今天都是畏手畏腳的,而且我聽到那個小魔王好像叫那個秦國公子師父,讓我好生奇怪,秦國不愧是虎狼之國。也不知那個秦國公子是什么修為?”

        莫管家道:“聽說他是一個廢材,連半階都不能突破,但我剛才看了一眼,感覺他資質不錯,不像傳聞中那么廢!”

        陵陽君道:“他說得沒錯,傳聞不可信!這家伙不簡單,可能藏得有點深,倒讓我有些興趣了,派人盯著他,我倒想看看他的水有多深,但愿不要讓我失望!”

        莫管家點了下頭。

        出了陵陽府,楚三敢才如釋重負,長吁一口氣。下了臺階,就忍不住說道:“師父,你真是太牛了,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這件事是真的,你一萬兩真的把望月樓給買下來了,你不知道,我都準備把屁股撅起來讓人家踹了,嚇得我大氣都不敢出,師父,你的膽子比我大!”

        渠年笑道:“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嗎?沒想到你也會害怕?”

        楚三敢嘿嘿一笑,道:“我是在朔華大街上天不怕地不怕,這個陵陽君可是九階高手,我既不傻又不賤,誰不怕被打?不過師父,話說回來,我真的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聽你口若懸河,滔滔不絕,那口才,絕了,你說我們做街坊鄰居這么多年,我怎么沒發現你的口才這么好呢?”

        渠年道:“你沒發現的事情多著呢!”

        楚三敢道:“那是!師父,我現在發現,我要學的東西多著呢,不但要跟你學仙術,還要跟你學著坑蒙拐騙之道,我發現,這比打人有意思多了,太有成就感了!

        渠年道:“那你就好好學吧!”

        楚三敢道:“那我們現在去哪里?”

        渠年道:“再去騙下一家!”

        楚三敢驚道:“還要去騙?還要去騙誰?已經騙了一座酒樓了,你還不滿足?”

        渠年道:“一座酒樓有什么用?總要啟動資金!”

        楚三敢道:“那你準備去騙誰?”

        渠年道:“千國商會!”

        楚三敢又嚇了一跳,急道:“師父啊,你能不能揀兩個軟柿子騙啊,就像韓琦忘和趙穎川那種,那種沒有后顧之憂,我全力配合你,但千國商會雖然是做生意的,聽說里面也是高手如云啊,實力不比陵陽君差啊,要不然也保不住那么大的產業啊,何況人家昨天還送白雞丸給你,你今天就去騙人家,有點不合適吧?而且這個蟬夕精著呢,要不然一個女人能創下這么大的產業?不

        容易上當的!

        渠年道:“那就不騙,去談合作!”

        楚三楚撇了下嘴,道:“我感覺你談的合作肯定還是以騙為主!”

        渠年便道:“那你就不去,我一個人去!”

        楚三敢急道:“我去,我肯定是要去的,咱們師徒不分彼此,就算是騙,我也要學點經驗哪,今天我是大開眼界了!”

        陵陽府處于城中偏東的位置,所以離葬水集不遠,沒過一會,就到了千國商會的大門口。

        遠遠見到千國商會的大門外站著十幾個人,領頭的是一個衣著鮮麗的青年,正跟門衛在說些什么,臉有焦急之態,渠年走近了,就好像聽到一句話:“為什么我每次來,大掌柜都不在?”

        看到渠年領著一撥人走了過來,連忙住了口。

        渠年畢竟也是臨淄城的老油條了,雖然他跟臨淄的官宦子弟并不熟悉,但也認識不少,這個青年是欽天監主薄之子范葉落。在這與天爭道的世界,欽天監就變得尤其重要,平時的職責就是給王室觀察天象,推算占卜,降魔除妖,制定歷法,很受王室器重,對王室來說,重要性遠在六部之上。

        渠年跟范葉落并不熟悉,而且齊國這些官宦子弟平時也瞧不起各國的質子,所以并無交集,所以渠年也沒有跟范葉落打招呼。走到大門口,朝著兩個門衛抱了下拳,道:“煩請通報一聲大掌柜,秦渠年求見!”

        兩個門衛的臉色就露出為難之色。

        邊上的范葉落一臉不屑,嗤之以鼻,道:“喲,我以為是誰呢?這不是秦國質子嗎?什么時候長臉了?這里是你來的地方?來之前沒照鏡子嗎?連我都見不到大掌柜,你也配?”

        渠年轉頭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說話,楚三敢就跳了出來,指著他的鼻子怒道:“你他媽算什么東西?不過一個主薄之子,是不是私生的還有待商榷,就你這身份也配見大掌柜?老子們都是大國公子,來到這里也不過虎落平陽,但依舊是虎,你蹦得再歡,也就是那啥?”

        范葉落咬牙道:“這里是齊國的地盤,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來的質子放肆!”

        楚三敢雖然憨,但其實最會審時度勢,也最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剛剛在陵陽君府,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但面對這種紈绔子弟,他的氣勢就上來了,依舊指著范葉落道:“不要動不動就把齊國搬出來,你代表不了齊國,但老子能代表楚國,別左一口質子右一口質子,你齊國也有質子在我楚國,你得瑟啥呀!要不是這是齊國,老子打得你滿地找牙!”

        范葉落笑了下道:“你很能耐,你盡管動手呀,你有膽子嗎?”

        楚三敢怔道:“你在要求我打你嗎?”

        范葉落冷笑一聲,道:“對呀,有種你打我呀!”

        楚三敢二話沒說,抬起一腳就踹了下去,范葉落雖然也是修士,但不過是一階修為,而楚三敢是三階,他哪里擋得?還沒來得及避閃,一腳正中胸口,范葉落

        就倒飛了出去,后面的那些手下伸手接住了他,才讓他不至于摔得狼狽,不過一口鮮血還是噴了出來,若不是他是修士,估計這一腳也就踹死了。

        范葉落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用衣袖抹了下嘴角的血跡,指著他怒道:“你竟敢打我?”

        楚三敢攤開雙手,道:“大家都聽到了,是你自己要求我打你的,我楚國的風氣你不知道嗎?向來是有求必應!”

        因為這里是葬水集,人來人往,發生這么大的事,吃瓜群眾如約而至。吃瓜群眾是這個世上最神秘的組織,平時隱于繁華之地,不露一點遺跡,可一旦組織需要,不論何時何地,都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冒出來,而且非常團結,根本不需要商量,爭先恐后,只為一個共同而偉大的目標——吃瓜。

        范葉落在眾目睽睽之下,臉上當然掛不住,轉頭怒道:“令木,給我弄死他!”忽然想起對方是楚國的公子,弄死了事情就鬧大了,又補了一句:“弄殘就行!”

        令木手里拿著劍,就站了出來,身著一襲白衣,與其他穿著青衣的手下相比,如同鶴立雞群。

        令木不愛說話,臉色冷峻,這時就拔劍就指著楚三敢,道:“拔劍吧!”

        楚三敢道:“你什么修為?”

        令木道:“三階上!”

        楚三敢道:“巧了,我也是三階上,剛好拿你練練劍,看看我練得九陰真經有沒有效果?”

        渠年嚇了一跳,心道你用九陰真經不是找死嗎?急忙道:“三敢,九陰真經你還練得不熟悉,還是用你熟悉的法訣吧!”

        楚三敢道:“沒事的,師父,我心里有數!”說時就把劍拔了出來,向令木招了下手,道:“放馬吧!”

        令木人狠話不多,見他拔劍,就挺劍刺了過來,表面上看著平淡無奇,直刺他的胸口,其實暗藏后手,一式三變。

        楚三敢在心里默念了一下九陰真經,根據真經指引,真氣就從丹田之中洶涌而出,氣貫右手,劍花一抖,挺劍迎了上去。

        兩劍交接,還沒聽響,令木劍勢一變,把劍壓了下來,身形同時一閃,劍就刺向了楚三敢的小腹,劍很快,在渠年這種菜鳥的眼中,如同電光一般,不由心下一緊,好快的劍!

        結果他的劍快,楚三敢的劍更快,身體根本沒有避閃,手腕一轉,他的劍已經搭在了令木的劍上,借力打力,輕輕一挑,就把他的劍給挑了開去。

        令木一式三變,按照他原來的設想,這一劍如果不能得手,下一劍就應該順勢而上,直取對方的咽喉。

        結果第三劍還沒來得及提上去,楚三敢已經占得先機,身形一變,以攻為守,劍鋒就刺向了他的胸口。

        令木臉色一變,想收劍回防,卻已經來不及了,楚三敢的劍鋒已經觸及他的肌膚。

        令木心下一沉,這下必死無疑。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