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劍公子 > 第21章 拿下望月樓


        楚三敢嚇了一跳,心道,不要說四十萬兩,我們連四萬兩都沒有!只有一萬兩,還是剛剛勒索來的。這下玩完了,聽陵陽君的口氣,如果拿不出四十萬兩,他們今天也別想太平地離開這里了。連他自己都感覺,師父是在戲弄人家。

        白小牙的后背也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渠年道:“我想換個方式拿下這塊地?”

        陵陽君遲疑道:“哦?你想換什么方式拿下這塊地?”

        渠年道:“我不買,我想租!”

        陵陽君笑道:“租?不好意思,我對租不感興趣,我喜歡一錘子買賣!”

        渠年道:“陵陽君聽我說完哪!不知陵陽君考慮過沒有?如果房產另算的話,這塊地只能賣三十萬兩,賣完也就沒有了,但這塊地如果租給我的話,我一年付你一萬兩租金,租九十九年,九十九年后,租的錢比賣的錢不但多了三四倍,這塊地還是陵陽君的,還可以傳給子孫后代,陵陽君不覺得更劃算一點嗎?”

        陵陽君一錘子買賣做習慣了,從來沒聽過這個套路,一下竟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覺,好像這樣算,確實挺劃算的。想了想,道:“那你只租地,不要房產嗎?我把房產拉回來嗎?”

        渠年道:“房產另算哪。如果我租下陵陽君的地,但我現在沒有那么多錢,房產的錢我年底給你,只有四個月就過年了,也不用等太久,年底的時候,房產我給你二十萬兩,一分不少,少一個子,陵陽君照樣可以把地收回去,我沒有怨言!也就是說,到年底的時候,陵陽君這塊地就已經收回來二十一萬兩,已經是你現在這個價格的一半,之后還可以再收九十八年的地租,最后還可以拿回這塊地,怎么算陵陽君也是劃算的!

        陵陽君聽這么一說,四個月就可以收到二十一萬兩,而這房子的產權還是屬于自己的,好像確實挺劃算的,便道:“那你帶了多少錢過來?”

        渠年道:“一萬兩!還有二十萬兩,年底給你!”

        陵陽君剛有了興致的臉色一下陰冷下來,剛剛還覺得挺劃算的,但聽到這一萬兩,瞬間就有了一種被坑的感覺。

        楚三敢和白小牙一看陵陽君這種臉色,嚇得大氣也不敢喘,看來陵陽君還是生氣了,這種時候,他們如果自覺的話,就應該把屁股主動撅起來讓人家踹了。

        楚三敢就碰了碰渠年的衣袖,小聲道:“師父,我們走吧!”

        渠年瞪了他一眼。

        楚三敢原以為現在輪到陵陽君表演了,肯定要暴跳如雷,結果陵陽君的臉色只是陰暗了一陣,隨即又陰云散去,露出燦爛的笑容,哈哈一笑,道:“秦公子,不知為何,如果你帶了二十萬兩銀子過來,我一定會很生氣,但現在聽到你只帶了一萬兩,我不但不生氣,反而覺得有趣,一萬兩就想買我的望月樓,你膽子不小?”

        渠年道:“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撐死膽大,餓死膽小的。我之所以不

        怕,并不是命賤,而是誠心實意來談合作的。這一萬兩對陵陽君來說,可能無足輕重,但陵陽君應該明白,這一萬兩對我們來說,卻是我們的全部家當,這些年省吃儉用省下來的,所以我不可能拿我的全部家當來開玩笑,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會踏進這個門!

        而且陵陽君心里應該比我更清楚,那么一大塊地,雖然能吃下去的人有很多,但只適合開酒樓和客棧,別的生意不需要這么大的店面,但陵陽君之前已經開過,開倒閉了,所以沒人敢再接下這塊燙手山芋,我可以毫不客氣地說,如果望月樓不降價,再過三五十年,說不定還是賣不出去的。

        與其這樣,不如交給我來試一下,只要四個月就能見分曉,說難聽一點,就算四個月后,我開倒閉了,但我起碼要花十幾萬兩去裝修它,這樣陵陽君不但可以得到一萬兩的租金,還可以得到一座新修繕的房屋,到時你煥然一新,賣起來更好賣。所以不管怎么算,陵陽君都是劃算的!”

        這些話一下就說進了陵陽君的心坎里,確實,這座酒樓現在對他來說,確實是一個燙手山芋,都掛牌兩年了,期間還主動降了一次價,還是無人問津,讓他感覺有點丟臉,好像全世界都沒人買他陵陽君的面子。而且他覺得奇怪的是,渠年說的話,確實怎么算都好像自己劃算,但一想到一萬兩,總覺得是個坑,可坑在哪里,他自己也找不到。這時喃喃說了一句:“四個月??”

        渠年道:“沒錯!就是四個月,彈指而過,陵陽君不妨拭目以待,看我四個月是怎么把你這家店盤活的!

        陵陽君點了點頭,道:“四個月倒是不長!”頓了下,又道:“你想做什么生意?”

        渠年道:“這是商業機密,恕難奉告!”

        陵陽君笑了下,道:“但你身上只有一萬兩,你又到哪里去找十幾萬兩銀子來修繕酒樓呢?”

        渠年道:“不管陵陽君相不相信,對我來說,小菜小碟,只是不便透露!”

        陵陽君斂起笑容,又把渠年打量了一番,許久才道:“你跟傳聞中不一樣!”

        渠年笑道:“傳聞向來不可靠!”

        陵陽君道:“這些年你在韜光養晦?”

        渠年道:“韜光養晦不敢當?只是想以卑微的視角來看待這傲慢的世界!”

        陵陽君這時猛拍了下桌案,大聲道:“好!我租給你!我并不是在乎你這一萬兩銀子,我就是想看看你怎樣在四個月的時間里把我的酒樓盤活,我很好奇!”

        渠年道:“我知道,還請陵陽君拭目以待!”

        陵陽君這時沖著亭外大叫一聲:“傳莫管家,帶上紙墨大!”

        沒過一會,莫管家大概屬鳥的,從天而降,落在了涼亭外,看著已經很老了,頭發胡子全白了,佝僂著腰,手里拿著紙墨,站在亭外說道:“不知少爺傳我何事?”

        陵陽君道:“幫我擬一份租賃契約,把望

        月樓租給秦國公子,租金一年一萬兩,期限九十九年,租金每年都交,一年不交,地產收回。還有上面的房產,賣給他二十萬兩,年底交錢,如果到時沒錢,地產房產一齊收回!”

        莫管家也是聰明人,雖然陵陽君說得意氣風發,好像一下賺了不少錢,但細想一下,不就是一萬兩就賣掉望月樓九十九年的使用權嗎?不免感到驚訝,忍不住看了下秦國公子,但他也懂得分寸,雖然心中疑惑,但也沒有多問,應了一聲,進來把紙墨在渠年面前的案桌上鋪開,開始書寫租賃契約。

        渠年這時又道:“陵陽君,因為我是租地,所以沒有資格要地契,但麻煩再寫一份房產使用證書給我,使用這塊地九十九年的證明!

        陵陽君怔道:“你只交了一年的房租,卻想要九十九年的使用證明?你不覺得有點過分了嗎?”

        渠年道:“這只是給外人看的,陵陽君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在臨淄城做生意,很難讓人信任,如果沒有這個證明,沒有人愿意相信我拿下了望月樓,也不可能有商戶愿意跟我合作,這個證明就是讓彼此安心罷了,而且另外這份合同上已經寫得清清楚楚,租金我每年都交,要交九十九年,一年不交,你就可以收回地產,所以使用九十九年也不矛盾。陵陽君放心,我只是秦國的質子,你是齊國的陵陽君,我絕不敢在合約上做手腳,要不然那是死路一條,我只不過是要個做生意的通行證罷了!

        陵陽君想了想,點頭道:“好,我可以給你這份證明。但出去以后不要跟別人說你一萬兩就拿下了望月樓,我現在想想,覺得挺丟臉的!

        這正合渠年的意,當即說道:“陵陽君放心,我跟外人只會說是全款拿下九十九年的使用權,私下里我們以白紙黑字說話!”

        陵陽君點了點頭。

        一會功夫,租賃合同和房產使用證書就擬好了,各兩份,渠年就在上面簽了字,按了手印,莫管家則在上面全部蓋上了陵陽府的大印,然后渠年拿了兩張合約,從懷里掏出早已數好的一萬兩銀票,遞給了莫管家。

        莫管家拿著一萬兩銀票,數都沒數,卻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忍不住轉頭看了看陵陽君,陵陽君點了點頭。

        既然生意已經談好了,渠年跟他們也不熟,所以也沒有多聊,就告辭了。

        望著三人上了岸,莫管家就抖了下手里的一萬銀銀票,道:“少爺,就一萬兩啊,你真的就把這望月樓租給那個秦國質子了?我怎么感覺你上當了呢?”

        陵陽君道:“這天下還沒有出現能讓我上當的人!反正只有四個月,就讓他折騰吧,我倒想看看他能折騰出多大的水花!”

        莫管家道:“他這是借雞下蛋!”

        陵陽君道:“我倒期望他能下出蛋來!”

        莫管家道:“就怕他不老實,在欺詐少爺!”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