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劍公子 > 第20章 陵陽君


        趙穎川道:“那肯定比比皆是!但這種事我不好意思跟我父王講啊,講了他也未必愿意派刺客給我,畢竟到齊國刺殺,去他國行刺,這是大忌!去找專業的刺客,我現在也沒錢哪!”

        韓琦忘道:“我馬上寫信給我舅舅,讓他給我派人,我就不信,傾我韓國一國之力,還殺不了秦國一個窩囊公子!”

        趙穎川想了想,點頭道:“對對對,聽說你舅舅現在在韓國那是如日中天哪,已經坐上了大將軍的位置,聽說還要把你從齊國要回去,重新派別的公子過來做人質?”

        韓琦忘道:“沒錯!所以在我走之前,我一定要洗去這個污點!”

        趙穎川面露喜色,道:“有后臺就是好啊,一個大將軍想要派一個高手過來,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韓琦忘點了點頭。

        趙穎川道:“只是我們接下來該怎么生活呢?我現在已經身無分文了!”

        韓琦忘沒好氣道:“先把身上有的珠寶首飾先當了吧,勒緊腰帶先過一段時間,等殺了秦渠年,那些銀票都可以再搶回來!”

        趙穎川又看到了希望,臉色也活泛開來,點頭道:“好!韓兄,全指望你了!”

        渠年領著白小牙和楚三敢去吃早飯了,不過沒有去高檔的酒樓,就是在路邊的早點鋪上,吃了包子豆漿。楚三敢雖然覺得師父小氣了一點,自己請他吃山珍海味,輪到他請客了,就請這些便宜貨,但他是有錢人,天天山珍海味,對吃的并不講究,偶爾吃一下這種地攤貨,味道倒也不錯,足足吃了兩籠包子。

        吃完早飯,太陽也升了起來,街面上的人也多了起來。

        雖然渠年請客,但他身上都是銀票,不好付錢,最后還是白小牙付的錢,畢竟他身上揣滿了碎銀子。

        離開早點鋪,楚三敢便問道:“師父,我們現在去哪里?去勒索燕國和魏國的公子嗎?”

        渠年道:“去陵陽府!”

        楚三敢嚇得汗毛一豎,急道:“師父,你不會打算勒索勒上癮了,去勒索陵陽君吧?我告訴你,那是找死,不要說陵陽府里高手如云,就是陵陽君自己就是九階高手,他一個人就能把我們打出屎來!”

        渠年道:“誰跟你說去勒索他了?我都跟你說了,我們現在要正正經經地做生意,我要盤下他的酒樓,是談合作!”

        楚三敢急道:“你拿一萬兩去買人家四十五萬兩的酒樓,你這不是去陵陽府尋開心的嗎?陵陽君惱羞成怒,不得把我們打死打殘?”

        渠年道:“你若害怕你就不去,我跟小牙去!”

        白小牙其實聽了這話,也是心驚肉跳,想用一萬兩去買四十五兩的酒樓,也覺得匪夷所思,感覺去了肯定也要被毒打一頓,但他現在已經上了渠年的賊船,下不去了,所以沒有吱聲。

        楚三敢道:“好吧好吧,誰讓你是我的師父呢,就算要打,也應該打我這個徒弟,畢竟我的皮糙實一點!

        渠年道:“那就走吧!”

        三人就向陵陽府走去,楚三

        敢和白小牙跟在渠年的身后,感覺不是去陵陽府,而是奔赴刑場,緊張得話也說不出,倒是渠年自己,仿佛就是在逛街,臉上如沐春風,沒有一點緊張的神色。

        半個時辰后,終于到了陵陽府。

        陵陽府很大,高墻深院,普通人走到這里,光看一眼氣派的大門,就覺自矮三分。

        三人就順著臺階走了上去,大門外站著兩個門衛,一人站一邊,站得筆直。

        渠年就走到右邊的門衛面前,抱拳道:“煩請兄弟通報一聲陵陽君,就說秦國公子和楚國公子,還有中山國的公子求見!”

        這三個公子在臨淄也算是名人,那門衛識得,這時臉露不屑,道:“三位公子請回吧,我家大人不會見你們的!”

        渠年道:“你還沒通報,怎么知道他不見呢?”

        那門衛道:“我家大人見的都是大人物,不會見你們這些小人物的!”

        楚三敢就急了,指著他道:“你一個死小兵竟敢狗眼看人低,老子是楚國的公子,連你家齊王都見過,還不能見陵陽君了?”

        渠年卻沒有生氣,笑了一下,這時從袖子里抽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十兩銀票,就遞到了門衛手里,笑道:“煩請兄弟通報一聲!”

        那門衛瞟了一眼,見到十兩兩個字,就是兩眼放光,這可是他兩個月的薪水。這時就把銀票接了過來,塞進懷里,態度頓時就變得恭謹,道:“請三位公子稍等,我這就去通報!”說完就跳進了大門,跑去通報了,比大人物來了跑得都快。

        渠年嘆道:“果然也是一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世界!”

        楚三敢卻是一臉不平,這時啐了一口,道:“沒想到老子的名頭在這些狗日的眼里,竟然不值十兩銀子!”

        渠年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別著急,臉面是靠自己掙出來的,不是靠別人賞的!而且自己掙出來的臉面,拿出去也光彩!”

        楚三敢道:“我就怕今天我們的臉面會丟得一干二凈!”

        渠年笑道:“我們已經是人質了,早就沒有臉面了,也沒什么再好丟的了!”

        楚三敢驚道:“師父,你這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渠年道:“算是吧!”

        楚三敢咽了一口口水。

        沒過一會,那個收錢的門衛又氣喘吁吁地跑了出來,帶著一臉歉意,作揖道:“秦公子,不好意思,我家大人不見!”

        渠年道:“為何不見?”

        那門衛道:“沒有緣由,就是不見!”

        楚三敢道:“師父,要不就算了吧,連這小兵都瞧不起我們,陵陽君不見我們也是正常的,何必去自取其辱?”

        渠年沒有理他,還是看著那個門衛道:“麻煩再請通報一聲,就說我們想盤下望月樓!”

        那門衛驚道:“你們想盤下望月樓?”

        渠年點了下頭,道:“沒錯!”

        如果是別的理由,那門衛寧愿退了賄賂,也不愿再次通報的,如果這點規矩都沒有,也不用在這里

        做事了,但要盤望月樓嘛,就可以再通報一次了,畢竟主人交待過,只要有人來談望月樓的生意,不論身份,一律通報。這時便道:“那你剛剛為什么不說?”

        渠年道:“剛剛你跑得太快了!”

        那門衛道:“那好吧!我再去通報一次!”說完轉身就進門了。

        楚三敢搖了搖頭,道:“我估計這十兩銀子要扔進水里!”

        又過了一會,那門衛又氣喘吁吁地跑了出來,作揖道:“我家大人請三位公子進去詳談!”

        楚三敢一臉懵逼,喃喃道:“故意跟我作對的呀!”

        渠年就看著那門衛道:“煩請帶路!”

        那門衛道:“三位公子請跟我來!”

        聽到這句話,白小牙才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山國的公子,心中頓時生出豪邁之感,感覺被打一頓也值了,這時就昂首挺胸地跟著渠年走進了陵陽府的大門。

        那門衛領著他們穿過大殿,后面是一個人工湖,湖面雖然不大,但足有兩三畝地,微風吹過,泛起陣陣漣漪。

        湖邊有假山,湖中有涼亭,而陵陽君此時就坐在涼亭之中,岸邊有一座長橋通往涼亭。

        門衛領著三人順著長橋走到湖中的涼亭旁,行禮道:“大人,三位公子來了!”

        涼亭里擺著兩張長案,案桌上放著水果,而陵陽君就跪坐在右邊的案桌旁。

        陵陽君雖然是九階高手,但看著一點都不老,白白凈凈,像是一個書生。這時抬頭看了眼三位公子,笑了下,就指著對面的案桌道:“三位公子請坐!”

        渠年就抱了下拳,道:“多謝陵陽君!”

        三人就走到左邊的案桌旁,那里已經放置了三個蒲團,三人就跪坐上去,渠年坐在中間。

        陵陽君這時打量了一下渠年,笑道:“我怎么都沒有想到,第一個跟我談望月樓生意的人,竟然是秦國的質子,在你們進門之前,我還在想,可能是楚公子來談這筆生意,直到現在我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秦國質子在跟我談生意!”

        渠年笑道:“出乎意料才是人之常情嘛!”

        陵陽君點了下頭,道:“沒錯,出乎意料才是人之常情,天道無常,人亦如此。本來這個生意我讓賬房來接待一下就行了,你們知道我為什么卻親自接待你們嗎?”

        渠年道:“不知!”

        陵陽君抿了下嘴,道:“好奇!我就很好奇,你哪來這么多的錢?難道秦國又開始資助你了?”

        渠年道:“我不過是秦國的一顆廢子,秦國早就把我遺忘了,秦國就算資助秦國的乞丐,也不會資助我這個質子!

        陵陽君道:“就是這個道理啊,所以我覺得奇怪,你哪來的這么多錢?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渠年道:“實不相瞞,我沒有這么多錢!”

        陵陽君笑道:“就算沒有四十五萬兩,起碼也有四十萬兩吧?如果連四十萬兩都沒有,你肯定不敢進這個門,要不是然不是尋我開心嗎?”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