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獵戶出山 > 第1107章 給你五分鐘考慮


        不顧女尼的阻攔,陸山民沖進妙相的禪房,房間素雅干凈,被子折疊得整整齊齊,完全沒有打開過的跡象,桌子上放著一個素色的陶瓷茶杯,里面還有半杯茶水。一應物件井井有條,絲毫沒有掙扎的痕跡。

        小妮子和山貓隨后趕到,只有十個平方左右的禪房,一覽盡收眼底,根本用不著仔細查看。

        “山民哥”?小妮子有些擔憂的喊了一聲。

        陸山民在禪房里呆呆的站了半晌,喃喃道:“她一定知道什么”。

        “雖然出家為妮,但好歹也是田家人,誰那么大膽子敢動她”?山貓疑惑道。

        小妮子仔細看了一遍禪房,“看上去是自己離開的”。

        山貓走到茶杯前,端起茶杯看了看,“走得很匆忙”。

        “你們兩個在殿外等我”。說完,陸山民沖出屋子,直接奔著后殿而去。

        后殿的院子里,一個六十多歲,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尼姑盤腿坐在蒲團上,正閉著雙眼打坐。陸山民去年來的時候見過她,不僅知道她是慈航庵的主持,還知道她至少有易髓境后期初階的境界。

        陸山民幾步走上前去,站在她的身前,帶著質問的語氣問道:“妙相在哪里”?

        老尼姑沒有睜開眼,也沒有說話,依然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

        “妙相是田家老爺子的三女兒,這樣的身份,身邊怎么可能連一個看護的人都沒有。一般的人,你足以應付。不一般的人,沒有那個膽量動她”?

        老尼姑依然閉著眼睛,唱了聲“阿彌陀佛”!笆┲,所有隨風而逝的都是昨天,所有歷經風雨留下來的才是值得珍惜的未來,何必苦苦糾結于昨天而不顧明天和后天呢”。

        “以田家人的秉性,妙相雖說是自愿出家,但又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她囚禁,她不在了,你還在”?。陸山民雙眼圓瞪,冷冷的盯著老尼姑。

        老尼姑終于緩緩睜開眼睛,嘴角露出一抹異常輕松的微笑,淡淡道:“二十多年了,青燈古佛相伴,對于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囚禁”。

        “前天誰來過找過妙相”?陸山民繼續問道。

        “施主,既然上次妙相沒有告訴你想要的,那么即便這次她在,你同樣什么都問不到。三小姐是個心善之人,你應該知道她不告訴你是為了你好。你又何必咄咄相逼呢”。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老尼姑含笑搖了搖頭,“她不在了,自然我也該不在了”。

        陸山民正要問是什么意思,只見老尼姑身體輕微一晃,朝一邊倒下去,趕緊一步上前扶住,老尼姑嘴角一抹黑血緩緩流出。

        “你中了毒”!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陸山民很是震驚,“我送你去醫院”。

        “是我自己服的毒”!老尼姑緩緩搖頭,臉上帶著解脫的輕松表情。

        “為什么”?陸山民脫口問道,剛問出口,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很多余,她是田家安排在這里守護妙相的,現在妙相不在了,她自然也沒了活下去的理由,他終于知道老尼姑臉上為什么一直帶著解脫的微笑。

        “妙相讓我告訴你、、”。

        “告訴我什么”?陸山民緊緊摟住老尼姑。

        妙相努力仰起頭湊在陸山民耳旁,輕聲道:“她什么也沒告訴、、”

        話音未落,房頂上一股氣機陡然炸開,陸山民心里一悸,抱著老尼姑本能側身一滾,只聽見懷里悶哼一聲,再次起身,低頭一看,胸口上已經被噴滿了黑血,老尼姑已經沒有了呼吸,她的臉上帶著安詳的微笑。

        內氣外放凝實,化氣境!

        陸山民沒有遲疑,放下老尼姑,第一時間縱身跳上房頂,一邊朝著外殿大吼一聲,“保護好山貓”!一邊跳入后山叢林,奔著黑影追去。

        就在剛才那一剎那,小妮子已經感知到空氣中氣機的波動,等她沖入后殿之后,只看見老尼姑的尸體,已經沒有了陸山民的身影。

        正在她猶豫間,山貓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別管我,去追山民哥”。

        陸山民咬緊牙關,循著那絲若有若無的氣息,像一頭冷靜的野獸在叢林里狂奔,身上氣機沸騰,腳下七星步邁開,憑著從小在大山長大的敏銳嗅覺,死死的咬住前方那道若隱若現的黑影。

        那道黑影的速度很快,不過顯然沒有在茂密的叢林中奔跑的習慣。一刻鐘過去,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在一處絕壁處,那人終于挺了下來。

        那人緩緩轉過身,語氣中帶著一絲贊賞!笆縿e三日刮目相待,你進步得很快”。

        “是你”!陸山民冷冷的盯著帶面具的老人,冷靜的感知著周圍的環境。

        “不過有一點還是沒有長進,在不明情況下獨自追上來,就不怕落入圈套”?

        “葉梓萱是不是在你們手上”?

        “深處危險之中還想著她人的安危,真不知道是該夸你有情有義還是該罵你傻得可愛”。

        “你們到底是誰?”

        “呵呵”,老人背著手呵呵一笑,“你不是叫我們影子嗎”。

        “有什么盡管沖著我來,卑鄙無恥的對一個女孩兒下手,算什么高手”!陸山民緊握雙拳,隨時做好戰斗的準備。

        老人撇了眼陸山民的拳頭,“別浪費力氣了,在這片山林里,你逃跑倒是有可能,和我交手,你沒有任何勝算”。

        陸山民靜靜的感知著周圍的空氣波動,沒有任何的危險氣息,冷冷道:“你故意引我到這里來”。

        老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你這人什么都好,就是腦袋不夠聰明,有人讓我轉告你,葉梓萱的失蹤是納蘭子建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為的就是把水攪渾,引出那些在暗中窺伺的老王八”。說道老王八的時候,老人頓了頓,似乎意識到自己也是只老王八。

        老人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陸山民,呵呵一笑,“當然,這個自以為可以做莊通吃的聰明人這次把戲演砸了,不小心弄巧成拙”,說著又頓了頓,“不過也不是完全弄巧成拙,那些個暗中窺伺的老東西確實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只不過主動權已經不在他手里”!叭~梓萱在你們手里”?!陸山民身上氣機沸騰,殺意濃濃。

        老人平淡的看著陸山民,像是一個成年人看著一個發怒的小孩兒,嘆了口氣道:“為了一個女人,著急成這副模樣,我很懷疑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那道題她解答不出來,這一切都是納蘭子建的一個局,他想利用葉梓萱逼你們狗急跳墻,葉梓萱只是個無辜的女孩兒,她跟這件事情毫無關聯”。陸山民強行壓制住身上的殺意,聲音顫抖的說道。

        老人眼中流露出一抹莫名的失望,“還沒有拷問你,就和盤托出。陸山民,你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

        “放了她,朱老爺子那里瞞不了多久,一旦驚動高層,你們將惹火燒身,這對于你們來說不劃算”。

        老人怔怔的看著陸山民,沒有說話,良久之后淡淡道:“放了她可以,但你要拿一件東西來換”。

        “什么”?陸山民脫口而出。

        老人呵呵一笑,“這么著急,你在生意場上談判也這個樣子嗎”?

        “她救過我的命”!

        老人半瞇著眼,眼中帶著淡淡的戲謔,“很好,那就用你的命來換”。

        陸山民心頭一震,冷冷的盯著老人裸露在面具外的眼睛。

        老人上前邁出兩步,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陸山民。

        “怎么?剛才不是表現得有情有義嗎”?

        “我憑什么相信你”?陸山民緊緊握著拳頭。

        老人呵呵一笑,“是不是很糾結,很痛苦”?

        “我憑什么相信你”?陸山民再次問道。

        “人的內心是有固定容量的,越往上走,心里裝的東西越多,那些個情情愛愛、七情六欲就越沒有存放的空間。平常人有點小癖好無關緊要,反正也沒多少人在意。但高處不勝寒,站在越高的地方,盯著的人越多,你在意的任何東西都會成為敵人進攻的弱點。就像那些落馬的高官,其中有很多并不在意金錢,也確實是在踏踏實實為老百姓辦事,但是他們有愛好,有的愛書畫、有的好古董,還有的喜歡女人,一旦有了放不下的東西,就離毀滅不遠了”。

        “我憑什么相信你”?陸山民的聲音有些顫抖。

        老人再次看向陸山民,別有意味兒的說道:“你的表情告訴我,你很想相信我”。老人再次失望的嘆了口氣,“可憐那些為你死去的人,可憐那些為你活著的人,也可憐那些正在為你不顧生死的人,他們所有人加在一起竟然抵不過一個女人,可憐啊”!

        汗水沿著額頭流下,與臉頰上的汗珠匯聚在一起,眼中脖頸往下,濕透了衣衫。

        老人淡淡看著陸山民,“到了我這個境界,不屑于對你這樣的后輩撒謊”。

        說著,老人從衣衫里取出一把匕首,屈指一彈,匕首飛射而出,擦著陸山民的臉頰插在陸山民身側的一顆樹上。

        “給你五分鐘考慮”。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ooktxt.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booktxt.net
多乐彩票app下载安装